台湾财讯报道 扬华实际负责人詹世雄,是台湾交大电子博士,曾是台湾交大前校长张俊彦的得意门生, 27岁就当上先进开发光电董事长,是风光一时的LED 先驱,为何如今成为拖垮公司的炒股嫌疑犯?



  6 月中旬,上市公司扬华科技受到调查局调查,涉嫌在过去 3 年间,与宇加、友旺、骏熠、佳营、百徽联合交易,美化财务报表,进行虚伪假交易数 10 亿元(以下未做注明一律指“新台币”);再以不实财务报告,陆续办理现金增资及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向投资大众诈欺募集资金,造成公司损失总计逾 20 亿元。


  检调先后展开两波约谈移动。6 月间,扬华实际负责人詹世雄因自首被请回,扬华董事长林家毅则以 200 万元交保,其他包括宇加前董座孙国彰等也都被调查约谈,受拖累的上市公司达 6 家,还有十多家科技小公司牵连其中,成为近期轰动的台股市场大弊案。第二波则在 9 月中旬发动,詹世雄、林家毅声押禁见获准,案情有升高情势。其中,詹世雄是此次掏空公司的重要关系人,让认识他的同业不胜唏嘘。


  涉假交易、掏空公司数十亿


  据认识詹世雄十余年的 LED 业者指出,詹世雄过去可是 LED 产业的先驱人物,拥有台湾交大电子学博士的他,在 LED 制程有创新研究,当年博士论文的主题是:《以低压有机金属化学汽相磊晶法研究化合物半导体选择性区域成长》,主要研究利用低压有机金属化学汽相沉积法,让砷化镓(GaAs)、磷化镓(GaP)、磷化铟(InP)及磷化铟镓(GaInP)等化合物,在半导体的磊晶成长过程进化,这是 LED 的先进制程。


  当时詹世雄的指导教授就是交大前校长张俊彦;而张俊彦在交大成立的国家毫微米实验室(NDL),也延揽詹世雄做为实验室的重要成员之一。詹世雄毕业后,运用特殊半导体制程在 LED 的生产上,成立先进开发光电,27 岁就当上董事长,在 LED 产业也算是风光一时的杰出人士。


  詹世雄父亲是台湾屏东某国中校长,公教家庭出身的他,立志要出人头地,最希望担任上市柜公司董事长;只不过詹世雄是高科技技术人才,欠缺企业管理能力,尤其是 LED 产品价格波动很大,如果库存管理不当,反而会亏大钱。


  先进光电初期有副总经理黄登辉(后为 LED 上市公司隆达董事长、总经理)的协助,在精实的管理下,让公司整体业绩成长,获利也很好,每年维持 EPS(每股税后纯益)4 到 5 元的水准;后来,黄登辉离开先进光电后,公司的库存管理就开始出了问题,业绩就不若往日风光,尽管已登录兴柜,但因业绩下滑,想拚上市柜还差一步之遥。


  2007 年,事情有了变化,由于鸿海看好 LED 产业,更看好中国大陆照明市场,因此,由鸿海旗下沛鑫以私募方式,入股先进电,希望沛鑫开发 LED 路灯照具、鸿准负责相关散热技术,由天钰开发 LED 驱动IC,先进电开发 LED 模组,共同抢食中国的 LED 路灯商机,当时詹世雄也获留任总经理。后来,沛鑫合并先进光电,市场炒作大陆 LED 路灯商机题材,沛鑫股价也从 80 元,狂涨到 300 元;据悉,詹世雄在那波 LED 狂潮中,出清手中持股,获利达数亿元,也因此离开先进电。


  一直怀有上市柜董事长梦想的詹世雄,手头有了大笔资金,因此想借壳上市,他透过台中建设公司金主的介绍下,让原本在 2007 年借壳入主金美克能的宝佳建设林陈海家族,同意把金美克能股权卖给扬华,因此在 2012 年 3 月由氮晶科技入主后改名扬华,进军 LED 检测业务。


  携手台中金主,借壳拼上市


  业者指出,詹世雄似乎不善财务管理,据悉,后来把财务交给扬华总经理林家毅,因为詹世雄在先进光电担任董事长时,就认识当时在中租当业务的林家毅,后来詹世雄离开先进电后,创立了鸿测科技,便请林家毅担任财务经理,把鸿测科技的财务大权交给了林家毅,这导致林家毅开始有权力操纵公司所有财务。而林家毅利用与其他上市公司买卖业务,美化财务报表的假交易,过程由詹世雄或者是林家毅主导,外界不得而知,也是目前检调首要理清的案情。


  但扬华宣布进军 LED 检测业务,业内人士早就知道可能是假的;原来 LED 检测龙头,台湾与大陆都以久元为首,该公司这几年业绩创高,业内人士就纳闷,扬华的业绩是如何创造出来?去年,当扬华股价由 30 元飙到 100 元,业内专业人士就判断扬华未来会出事。


  借壳后,扬华财报业绩确实不断攀升,2011 年营收只有 3.28 亿元;2012 年营收成长到 6.26 亿元,年成长 90%;2013 年营收达 14.7 亿元,年成长超过 130%以上,除了营收成长动能强外,最近 3 年扬华的获利更是突出,2011 年 EPS 0.12 元,2012 年冲到 1.03 元,2013 年 EPS 翻倍至 2.9 元,去年 EPS 达 4.07 元,营收与获利双双强劲成长,可说是亮眼的小型绩优股。


  抢进大陆客户,掩饰大纰漏


  去年 5 月,扬华股价快突破百元时,公司还在媒体宣称是台湾第二大 LED 检测厂,客户有大陆 LED 第二大的德豪、润泰聚隆等,产值直逼久元,手中掌握的案源远比生产规模大,所以没有库存问题;公司就是希望透过抢进大陆重要客户的虚无利多,遮掩公司库存沿路攀升的窘境,背后都是为了掩饰公司的假交易问题。


  而研究筹码动向的义本科技指出,就数据显示,这波投资扬华的高手,早在 2012 至 2013 年开始大量买进股票,其中某券商分点,前后共买进 8,872 张,平均成本约在 24 元;到 2014 年 11 月,库存已全部卖光,估计获利达 4.68 亿元,至于幕后投资高手是谁,估计与公司派有关。


  尽管扬华这 2、3 年公布营收与获利都大幅成长,但去年下半年股价表现却与表面的优质财报逆行;包括营收创新高,股价并没创高,而公司应收帐款却一路攀升,加上千张以上的大股东在去年 9 月后,持股比率就一路下降,如果深入研究财报就能发现,出事前,大股东早就把大多数股票卖掉落跑。


  更可恶的是,当扬华股价下跌时,公司还在去年 7 月持续公布多项利多题材,包括增加云端移动安全监控设备收入,每月营收约增 3,000 万元,与中华电信旗下公司取得台北捷运局中运量电联车全程同步录影系统的订单,未来还有泰国云端监控设备大订单,估计达 6,000 万美元;公司包装扬华成为未来云端设备小金鸡,这些利多题材,其实都是骗取投资人的恶质毒药而已。


更多LED相关资讯,请点击中国或关注微信公众账号(西安LED xianled)。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